四、淮語的危機

1、淮語危機產生的原因:

自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,隨著普通話的深入推廣,江淮話的危機逐漸顯現出來。大部分江淮話都正在脫離原先正常的語言發展軌道,不可避免的向普通話靠攏。這樣的現象在各個年齡段的人群中均有體現,在青少年中間尤爲明顯。究其原因,有以下幾個因素:

一、缺少保護方言母語的相關法律法規。
二、地方方言缺少語音、文字的標準、規範。
三、地方特色文化教育的欠缺,使青少年對自己的家鄉文化知之甚少。
四、江淮地區位于南北文化的交界地帶,更容易受到來自一側的強勢文化影響。

2、淮語危機的主要表現:

淮語人群尤其是新派的語音、詞彙及語法向普通話迅速靠攏,誤讀、異讀層出不窮,地方文化特色詞彙的逐漸消失。具體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:

⑴、新派“訛音”的主要特點:

①、入聲混亂:
1、入→舒:肉、劇、鬱、酷、麥、玉、薩等等,不可計數。
或將“麥當勞”誤讀如“賣當勞”,“鬱悶”誤讀如“遇悶”,可謂慘不忍聼。
2、舒→入:賀、慕。

②、咸山攝三分混亂:
1、寒山→桓歡:例如“患”,即把“患”誤念為“換”
2、桓歡→寒山:例如“灌”,即把“灌”誤念為“摜”
3、寒山→先天:例如“奸”,即把“奸”誤念為“煎”
4、先天→寒山:例如“戰”,即把“戰”誤念為“站”

其中以“桓歡→寒山”、“先天→寒山”這兩組變化最爲顯著,並且在江淮各地皆有體現:

●在洪巢片建鹽[建湖、鹽城]方言中,知組、章組咸山攝先天韻有明顯被同化成寒山韻的趨向。在30嵗以下人群中,“展”、“纏”、“閃”等字多被誤讀為“斬”、“蠶”、“散”。

●在洪巢片蕪湖方言中,咸山攝桓歡韻一部分已經被同化成寒山韻。新派文牘常將“管理”誤讀為“guan3理”,而單用“管”字做動詞時仍讀作guon。然而在45嵗以上人群中此兩韻仍然是嚴格區分的,與建國初方言調查的結果相一致。

③、文讀汎濫:

文牘例如:在老派揚州方言中,“大家”只有“da4 ga1”這一個讀法;現在年輕人則受普通話的影響多讀為“da4 jia1”。[參見
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·分卷 《揚州方言詞典》第61頁]

再比如:近年來受到洪巢片的影響,通泰方言的中西部地區大量的濁入字有陽入(白)一讀、又有陰入(文)一讀,有些則只有陰入一讀。其中泰州市最甚,如今有大量的濁入字只具文讀陰入,這項音變正在繼續並加快,也許在若干年后,泰州市的陽入會完全混同與陰入。[參見顧黔 《通泰方言音韻研究》第501頁]

⑵、地方特色的詞彙大量丟失,取而代之的是普通話詞彙:
新派常以“藏”代替“囥”、以“濺”代替“灒”、以“選”代替“揀”、以“撞”代替“牨”、以“按”代替“揿”…不計其數。究其原因,年輕人大多認爲地方語言是土語,不好用文字來表達,更不要說進入書面語。但實際上恰恰相反,淮語的大多數方言字在歷朝歷代國家編纂的字典裏都有收錄,是很正宗的漢語詞彙。

[作者  誓娶客家美女]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