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 通泰洪巢化危機

        通泰方言的洪巢化並不是近世纔有的,只是在近百年尤其是建國后速度變得愈加快疾。根據考證,泰州、泰興話止攝日母字(比如二、耳、兒)原都讀/zi/,但由於洪巢方言的影響,至遲150年前已經產生了er的讀音,至遲到50年前已將zi音徹底消滅,而現在泰州人更是多有將這些字念a的,東台話已經完全讀a,這就与揚州話完全一致了。再如康熙年初王大經主編的《淮南中十場志》描述東台一帶方言特徵說“……以咸為寒……”,我們曉得,現代揚州話裏咸和寒是同音的,均為haen陽平調,而在通泰的泰州,咸讀haen,寒老派多讀hun,新派多讀haen。讀haen顯然是後起的念法,然則從康熙初年直到現在300餘年,這個受洪巢方言影響產生的haen一直和本來讀音hun共存,只是愈來愈佔優勢,取代hun的趨勢愈加明顯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以上幾點都是從文獻中找到的早期通泰洪巢化證據,大致地說,20世紀以前的通泰方言雖然也有些洪巢化產生的讀音,但是爲數不多,新生的讀音也不成氣候,和原有音相比不佔優勢,根本談不到有什麽“洪巢化危機”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近百年來風雲突變,洪巢化引起的文讀日益強勢,乃至到今天,通泰片西部泰州——大豐一線,舊白讀和新文讀相比已不佔絲毫優勢,被取代的趨勢頗爲明顯,尤其在讀書時,文讀汎濫。似乎可以這樣講,泰州——大豐的説話音仍屬通泰音系,讀書音已與洪巢音系十分相近。這是很危險的徵兆。

洪巢化產生的文讀主要有五方面:

1.陽去向陰去轉移。去聲分陰陽是通泰方言的特點。六調區(如泰州)陽去不自成一類,而是讀同陰平21調,七調區(如興化)則自成一類。試擧洪巢化比較嚴重的泰州話為例,看看陽去字的文白異讀:地上、天地;寫字、取字;座位、講座;聚寶盆、團聚;做夢,紅樓夢……每一組前字都讀陰平調,聲母也送氣(不包括擦音或鼻、邊音字如“夢”),後字就多讀去聲,聲母也相應地變作不送氣(一些老年人可能除外)。此外,還有大量陽去字(多為書面語色彩較濃的字)
只剩下去聲、不送氣的讀法,比如健、士等等。洪巢方言的這些字只念去聲、不送氣。

2.陽入向陰入,少數入聲向舒聲轉移。通泰片全部分兩個入聲,而洪巢片只有一個入聲,通泰方言通過犧牲陽入來向洪巢方言靠攏。仍以泰州為例:別的,離別;白字,李太白;讀書址,閲讀;值錢,價值;落雨,降落傘……和前面一樣的,每組前字讀陽入調,聲母送氣(擦音或鼻、邊音如“落”除外),後字多讀陰入,聲母也變不送氣。像傑、沐等等較“文”的字就大多只讀陰入不送氣,和洪巢片一致。又,由於強勢的北方官話沒有入聲,影響了洪巢片導致部分入聲字讀作舒聲,接著由洪巢片影響通泰片。在泰州話裏,玉、憶、雹、劇等字在老年人、一些中年人普遍讀入聲,而青年人多半讀舒聲。而揚州即便老年人也大多讀舒聲,泰州比揚州要明顯慢半步。

3.假攝開口三等字的文讀。該文讀可能起步時間較晚,目前仍很不成氣候。通泰方言假攝字(假開二有沙、家、價等等;假開三有蛇、寫、也等等;假合二有瓜、抓、瓦等等)
的主元音一律為舌面后的a。洪巢片則不然,假開二、假合二主元音為a,假開三就變成iI,通泰片有少數假開三字文讀變得与洪巢一樣。比如泰州話姐姐jia jia
,空姐kong jiI。還有少數假開三字也產生了文讀,但不和洪巢片讀法一致,而是刻意模仿普通話的腔調。比如泰州話裏,且樂橋qia laq qiau,而且er
cae。這或許是受洪巢片和北方話的共同影響。

4.咸山攝文讀。該文讀起步時間很早,開頭說到的康熙閒《淮南中十場志》已經有所記載。但在此后漫長時間裏發展頗緩慢,直到近世,文讀才開始汎濫。咸山攝三分是洪巢通泰兩片共同的特點,但三分的範圍有所不同。覃韻全部字、談寒兩韻的見係字(比如看、乾、探、男、蠶、寒等等)在通泰片白讀韻母一律為un,洪巢片揚州則為aen。在泰州話裏這些字的讀法現狀有三種:一是老派韻母全為un,新派在某些詞為un,在某些詞為aen。比如新派:好看hau
kun,看書kaen su;蠶豆cun teu,春蠶cueng caen。二是老派為un,新派全變aen。比如男、敢等。三是老、新派全為un,此類字較少,有龕等。

通泰洪巢化的後果不是簡單地向洪巢靠攏,而是徹底地變成洪巢。顧黔在《通泰方言音韻研究》裏就指出如果泰州話以這種速度繼續變下去,數十年后就可能成爲揚肥方言(洪巢片)的一員。絕非危言聳聽,如果泰州話首先垮掉,廣義的泰州方言——姜堰話、海安話、東台話、大豐話(以上均為城關話)也會接著垮掉,通泰方言將面臨毀滅性災難。

        其實,鹽城方言已經是通泰洪巢化的前車之鑒。鹽城話在淮語洪巢片裏是特殊的一員,因爲鹽城話裏有大約20%古全濁上、濁去聲字白讀陰平或只有陰平一種讀法,數量雖少,卻涵蓋了生活中最常用的字。略擧數字:

病:bing35:病人——ping31:害病
地:di35:地方——ti31:地下
動:dong35:動作——tong31:不動
跪:gui35:跪拜——kui31:跪下來
舊:jieu35:四舊——qieu31:舊的
造:zau35:製造——cau35:造反
坐:zu35:坐位——cu31:坐下來

(以上為全濁上、全濁去字)

亂:lon35——lon31
路:lu35——lu31
外:we35——we31
用:yong35——yong31

(以上爲次濁去字)

族:zoq5:家族——coq5:民族

(以上為全濁入字)

        又如,假開三的邪、斜、謝等字,鹽城老派讀為qia,和通泰片一致;新派則讀xiI,与洪巢片一致。此外詞彙上与通泰亦有許多相似點。這都是現代鹽城話的通泰片底層。不難想象,早期鹽城話的聲韻調系統應和通泰一致,即早期鹽城話是通泰片的一員。因爲這些特點顯然不可能是豐、臺話影響或者由豐、臺人的移民所致。相反,鹽城和通泰地區同処淮河之南,東海一隅,較西部淮、揚荒涼閉塞,是南下難民最有可能定居的地方。當然,如果現代鹽城話能保留更多的送氣全濁入聲字,就更具説服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1960年李榮主編的《江蘇省和上海市方言概況》業已發現了鹽城話的獨特現象。在關於“稻、蛋、奪、步……”等九個全濁仄聲字聲母歸類的一張方言地圖上,鹽城和泰如片(通泰片)的10地一起被凃上了黑圈,即全濁仄聲字逢塞音塞擦音送氣或部分送氣。但由於鹽城話不分兩個入聲等特點,最終在該書被劃入洪巢片。 

        可以想見,如果現在通泰片的人再不抓緊保護母語,泰州就將變作第二個鹽城,接下去就是第三個、第四個……形勢之危急,令人擔憂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 或許會問:通泰洪巢化的責任究竟應由誰負?有人從表象出發,以爲某方言向誰靠攏,就是誰“侵蝕”某方言的後果。這種想法實在太天真,絲毫禁不住推敲。事實上通泰洪巢化的同時,洪巢也在劇烈地北化,彼此都是同路人而已。通泰之所以解放後加速洪巢化,根源在於普通話的強大引力。洪巢相比于通泰更近普通話一步,於是就通過向洪巢靠攏來達到普通話靠攏的目的,若到最後,很可能兩者都要成語言政策的犧牲品。 

[作者  風天小畜]

發表迴響